一草世木子

一草世木子就是葉子哦,继口十子后,我又无聊花式拆名了

杜:方美,老子喜欢你,跟老子处吧。
方:滚!

【凌李】夏天

bgm:Gettin sleepy
1.
黄昏过去,黑夜即将降临,五光十色的夜生活即将开始,明明已是盛夏,少男少女们却按耐不住内心的悸动,纷纷准备登上开往春天的列车。
     可惜李警官此刻却只能摊死在椅子上,望着夕阳落下……断肠人在工作……
     “凌院长,你不来看看你的病人吗?他快饿死了……”
     “怎么,李警官病了?需要我来为你检查检查一下吗?”
     “噫,思想这么不端正,警察抓你哦。”李熏然拍掉那只修长……并四处乱摸翘臀(º﹃º )的手,“你都搞定啦?”
     “嗯,差不多了,走吧。”凌远顺手拎起两人的包。
     “去哪?” “喂狮子。”

     七月啥好吃,啤酒小龙虾。
     “啊,就是要这样吃才叫夏天嘛,爽。”李熏然拍拍肚皮,喝了口冰镇啤酒。
     “你这个月的小龙虾额度已经吃完了,要是下次再给我抓住你跟赵启平偷偷去吃,看我怎么治你。来。”李熏然就着凌远的手吃掉最后一只小龙虾,拿小虎牙亲亲咬了下手指。
     “上次是赵平平拉着我去的,又不是我怂恿,我没有错。”
     “嘿你还有理呢。”
     “略~”李熏然示威的吐了吐舌头,“老板,买单。他给钱。”

     2.
“哈哈哈哈哈,大海我来啦。”七月的潼市海滨公园从来都不缺戏水的人,只不过凌远觉得两个大男人三十好几还玩水很……幼稚(;一_一),再加上两人工作忙,总之,半个夏天都过去,李熏然还没能实现泼凌远一脸水的愿望。嗯,李警官今晚一定能成功的。
“刚吃饱饭别跑!”拉住兴冲冲就要往水里冲的人,“可以踩踩水,但别弄湿衣服,小心着凉。”
“知道啦知道啦,凌妈妈。”扭头应了声,刹住了脚步,矜持的往前跨。
“别那么大步,晚上看不清,小心玻璃渣。”李熏然小碎步矜持的踩着海浪花。
“来来来,牵着手,小心摔了。”
“我爱你”李熏然握住凌远的手,回头一脸严肃道。
“熏然……”噗!李熏然迅速用手一扬,泼了凌远不止脸,一身水。然后立马跑远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计划通!”
“……”

既然衣服都湿了,那一起玩耍也没什么问题啦。凌远一两步追上正在抱着肚子笑的人,挠这个‘罪犯’的痒痒肉。
“哈哈哈哈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只是特意的,饶了我吧哈哈哈哈哈。”李熏然左闪右闪躲避不了,只好抱住凌远的腰求饶。
“小混蛋,胆子肥了是吧?还敢泼你哥。”
“盒盒盒盒,我看到你那头比钢丝还硬的毛就很想泼乱他。不过……”李熏然点点凌远的额头,“即使弄乱了还是很帅哦。”
“哼,那当然,我可是你男人。”
“呸,臭不要脸。”

3.
沿着海边走过去,夜色笼住悄咪咪牵手的恋人。
“熏然,有空多散散步吧,你一回家就瘫着打游戏,肚腩都出来了。”
“本警察身材好得很,有没有小肚腩凌院长不知道?”
“你这个月跟着季白出差,伶牙俐齿了哎。去不去?”
“去。”
“那远哥,下次也来这边散步好不好,顺便可以吃小龙虾。”
“……是吃小龙虾顺便散散步吧。”
“咦,哪有,是想跟你散步的。不要质疑我的真心。”
“你的真心在吃面前不值钱。”
“吃也不值钱,我的远哥最值钱。”
“嗯。”


end
“盒盒盒盒,就爱看你害羞的小样子。”

   

求only上的歌单和播放的投稿视频名称

有些视频还想再看一遍但不知道视频名字,求有知道的小天使告知,谢谢啦

期待已久的only!这一次真的是大丰收,还拿到好多太太的to签,满足ヽ(*´з`*)ノ
顺便想问问谁有这次only的歌单和所有视频名称啊,想回家再看一遍,谢谢

铛铛铛!夫人把马哥的兔子楼刻成橡皮章啦!这么软软萌萌的兔楼啊(//∇//)
辛苦夫人了,爱你么么哒
@Margherita C.  @z桃yh

我决定把信那篇庄季推翻重写,怼人的庄季好吃但也太少粮了……
不过高三估计也是写了没网发,自给自足吧

长评来啦~两个星期前就写好了苦逼的高三狗没有网发不出来( •̥́ ㉨ •̀ू )嘤嘤嘤~
第一次写长评,不怎么会写呢,还加了个标题,刚刚看了感觉有点抓狂
ヽ(`⌒´メ)ノ,怎么写了这么个东东……
书嘛,收到了但放了在学校……下两个星期记得再补吧……

【庄季】信
第一封:the time to run


2017.6.28
协和医院大厅咨询中心

“你好,能不能帮我查一下庄恕医生在哪个科室?对,端庄的庄,宽恕的恕。心胸外科吗?好的,谢谢”

师兄,这次我不会让你逃掉了

【庄季】信

1.
“医生!这个药人家吃三个疗程就行了,我咋要吃六个疗程,是不是你们黑心啊,趁机宰我们啊!”
“医生医生,我们都排了一个早上的队了,你看这可怜的娃,给她先看看吧。不行?你们这些当医生的怎么没点同情心啊,这么冷漠!”
“医生啊!……”
回国后第一次看门诊,虽然早早做好心理准备的庄恕还是给这个乱哄哄吵闹如集市的门诊给气到了。在国外多年,也不是没见过无理取闹的病人,但现在这些病人就像说好一样,一下子聚在这里,吵吵闹闹,毫无理智,让庄恕十分头疼。
一个早上,庄医生都在默念:你是个冷静仁慈善良和蔼可亲的好医生,不能揍人,不能揍人,病人在上啊,病人在上啊!
病人在上,大概是庄医生最持之以恒的事情之一了。在美国呆久了,适应了那种日新月异的快节奏生活,被时间推着向前,还能保持着本心不变也还真是难得。一直向前走,世界也总是在变化,还有什么没有变化呢?

2.
“不变?放屁,这怎么可能呢,上个星期饭堂阿姨还能给你多打三两肉,少放几勺盐,现在呢,都特么围着那个什么小鲜肉陈大夫转,他们不造大叔现在才值钱啊!”同科室的杨大夫含着块肉冲庄恕嚷嚷道。
“你也别愤愤不平了,都有老婆的人还天天惦记着饭堂阿姨!”庄恕有点后悔问出这个问题了……
“喂喂喂我惦记的是肉,谁惦记那些老阿姨,天天不公平待遇!”
“行了行了,下午还有科室巡查的收尾工作,快点吃完回去干活,我先走了啊。”庄恕起身收拾饭盘。
“喂,别,我还有几口,等等我……”

离开饭堂,经过医院大厅时,喧哗吵闹声引起他的注意,一堆人嫌事不大围着一个圈看热闹。
圈子的中间,一个挺拔臀翘的青年扭着另一个人的手臂,那个被扭着的人不断反抗挣扎,旁边的人在喝彩,:“好!抓住这个小偷!”
协和医院是顶尖医院,全国各地的病人总会拿着不少的钱来求医,所以这里也聚集着许多缺德的不法分子来偷钱骗钱抢钱,即使加大安保力度,也抵不过人的利欲心在作怪。
庄恕刚报警,一个瘦瘦弱弱的女孩就挤进了了圈子,见到穿着白大褂的庄恕立马扑了上去扯着袖子,梨花带雨的喊着:“大夫啊,帮帮我,没了钱我可咋办啊……”
唉唉唉,怎么那么多医生围观偏偏找我呢?“好好好,我帮你我帮你,来……”
把姑娘带到一旁的候诊室坐下安抚好后,赶回大厅那里时安保科和附近的联合派出所的警官已经到了,把小偷带走了,人群也慢慢散开。
“喂,刚刚怎么样了?”看不到那个青年,庄恕揪住杨大夫问道。
“什么怎么样了,小偷别带走,接下来的事就交给金院长处理吧。”
“我是问刚刚那个见义勇为的青年!”
“啊?可能刚刚跟着去派出所做笔录吧,那个人好像是警察来着,跟派出所的人认识,难怪身手那么好。”
“哦。”警察吗?果然很符合他的脾性。
“喂,你不是向来懒得管这些事吗?今天咂那么热心,对那姑娘还嘘寒问暖的,不会是春心萌动吧?嘿嘿嘿”
“去你的,这事遇到能不管吗?”
好吧,如果不是杨大夫拉着他往里凑,他是不会有机会体验这种中国式热闹。不过他也托他的福,他看到了那个,对于他来说,还是那么威风凛凛,正义凛然,精力用不完的小学弟。那个,永远不会变的人

季白
你还好吗?

赵医生爱你哦(´-ω-`)